去年春節,老郭一家人與親戚合影。穿紅衣服者(前面站一小孩)為小娟;旁邊穿藍衣服者是小巧。
  紅網炎陵站1月6日訊(分站特約記者 何春林 分站記者 彭新平)要不是醫院出示的那張“急生淋巴白血病”診斷書,25歲的小娟現在已經是一名高速公路收費員了。目前,小娟正在河北燕達醫院陸道培血液腫瘤中心住院治療,準備做造血乾細胞移植手術。
  姐姐:查出白血病當場大哭
  小娟今年25歲,出生在炎陵縣水口鎮水口村老郭家,老郭還有個21歲的小女兒小巧。
  小娟2009年大學畢業後,獨自一人到廣州打工。去年,小娟回到了長沙,和妹妹小巧租住在長沙,兩人都在長沙找到了一份工作。小娟說,作為家中的老大,下麵有兩個妹妹,且父母都出生在農村,因此一直想回到本地就業,方便照顧家裡人。
  在老郭眼中,小娟是一名孝順懂事的孩子,在讀大學的時候,多次獲得國家勵志獎學金,還做家教,從而減輕家裡的經濟負擔。在廣東打工時,每隔兩三天準會往家裡打電話問候父母。“娃娃總為家著想,賺的錢從不亂花,連對象都沒有來得及找。”老郭說,家裡多次問及小娟找對象事宜,但都被女兒敷衍而過,說是等找到了穩定的工作之後,再考慮愛情。
  小巧說,姐姐很勤奮,畢業以後,一直邊工作邊參加公務員等各種考試,很多次進入面試,但都沒有進入體檢環節。去年10月份,是姐姐離“穩定的工作”走得最近的一次。
  去年9月份,小娟參加了全省高速公路收費員招考,成功過了筆試,通過了面試,進入了體檢環節。按照計劃,體檢通過後,就會被分派到炎陵縣境內的高速公路收費站辦公。
  得知通過體檢後,55歲的老郭與妻子欣喜不已,因為大閨女終於有了一份正式工作,還離家近;小女兒畢業後也在長沙會計事務所做審計工作。“女兒們大學都畢業了,自己終於可以喘口氣。”老郭說道。
  正當一家人歡歡喜喜時,去年10月7日,小娟去長沙體檢時,因為血液有問題被淘汰。而且,體檢的醫生建議她到大醫院複診和治療。
  “有時候頭有點暈,爬樓梯時格外吃力。”小娟說,11月4日,她來到湘雅附二醫院做了一次檢查。一開始,自己因看不懂化驗報告,並沒有當回事,但看到接診醫生驚訝的眼神後,自己意識到問題可能比較嚴重。
  “醫生,我出了什麼問題啊?”小娟問道。
  “白血病,你年紀輕輕的,可惜啊。”醫生回答。
  聽到白血病三個字後,小娟當場哭了起來,任憑醫生如何安慰也無濟於事。
  妹妹:我不救她還指望誰
  接下來,小娟便是不停地化療和吃藥。她從醫生那得知,自己以後的生命可能只有3至5年,她甚至產生了放棄治療的想法。
  “省得連累家裡人,化療一次就要三四千元,一粒藥就要一百多元,更別說手術了。”小娟抽泣道。
  不過,小娟的家人們不願意放棄。老郭說,從去年11月7日至今,陸陸續續已花去20餘萬元醫葯費,但即便是賣掉老家的房屋,也要及時輓回大女兒的生命。上個月,小娟被轉移到河北燕達醫院陸道培血液腫瘤中心住院治療。
  老郭現在擔心的,除了大女兒身體,小女兒小巧的身體也很讓他掛心。
  得知大姐患白血病,需要進行造血乾細胞移植手術後,小巧第一時間跑到了河北,併進行了相關配型。讓小巧高興的是,自己與大姐非常符合,自己可以為姐姐獻出骨髓,幫助姐姐早日健康康復。
  問及為什麼要這麼做?小巧說,因為親人之間移植,有利於患者術後恢復,同時可以節約近10萬元手術費。“我也不知道,捐贈骨髓是否會給自己身體帶來什麼影響,如果我不獻,還指望誰呢?”21歲的小巧斬釘截鐵道。
  根據醫院安排,小娟的手術安排在1月中下旬至2月中下旬。先將小娟體內的病細胞殺死以後,再將小巧的造血乾細胞移植到小娟體內,術後還要住院治療三四個月,直到小巧的造血乾細胞在小娟的體內正常生長。
  “今年春節,只能在醫院過了,希望姐姐早日康復。”小巧說,她也希望社會愛心人士能夠伸出愛心的手,救救自己的姐姐。
  如果你願意幫助這個女孩,可以撥打18707332119聯繫何記者。  (原標題:炎陵縣25歲姐姐身患白血病 90後妹妹獻骨髓相救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ib30ibfs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